我要注册 | 忘记密码 | 帮助
  • 0
  • 0
看天下 / 生活 / 正文

带着冰碴儿的冻柿子,冬天哪能不馋这一口?

Fionacheerup
来源:芝麻匠通讯社
477 2018-01-01

北京的冬天,寒冷而干燥,除了有羊蝎子火锅、涮羊肉等吃食来保暖御寒,还少不了水果的滋润。

若是您问哪种水果最让人印象深刻,恐怕非那红彤彤的柿子莫属啦!

" 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柿子堆满集 ",阴历九月,柿子成熟,一个个的挂在枝头,就像那漂亮的红灯笼。即便入了冬,也能看见街边的柿子树硕果累累,让过往行人眼馋。

北京盛产柿子,北京人也会吃柿子,多少年来,这甜如蜜的果子成了人们冬季里的陪伴。

雪后挂着冰霜的柿子树 视觉中国供图

朱元璋最爱的 " 磨盘柿 "

放眼全国,产柿子的地区不在少数:青岛金瓶柿,陕西火晶柿,杭州铜盘柿,还有广东大红柿等等。

北京的柿子,出的最多的是盖柿,也称磨盘柿,因形似磨盘而得名。

每年秋末冬初,平谷、顺义、怀柔、昌平、门头沟、房山等地的柿子纷纷成熟,远远望去红红的一片十分喜人。往近凑了看,甚至能发现馋嘴的喜鹊也在偷偷嘬食。

成熟的柿子引来喜鹊

这种大盖柿丰腴饱满,色彩喜兴诱人,单个的平均重量能达到 300 克左右,个儿大的甚至能有 500 克。

犹记得,去年冬天,同事从西山拿回来几个盖柿,真是一个比一个大,年轻的女孩儿吃一个就饱了。

丰收的柿子

北京的柿子中,尤以房山区张坊镇东北部大峪沟村的最为出名,这里被称为 " 中国磨盘柿第一村 ",也是北京地区柿产量最多的村。

据明万历年间编修的《房山县志》记载:

柿为本境出产之大宗,西北河套沟,西南张坊沟,无村不有,其大如拳,其甘如蜜。

相传,明太祖朱元璋还没有当上皇帝之前,有一次饥寒交迫,正好路过这里,就摘下这磨盘柿吃了个够。

他当上皇帝以后,每每念及此事,心中总是很挂念。于是,当大峪沟的柿子再一次成熟时,朱元璋专门来这里,解了多年之馋。

吃完了柿子,朱元璋还把自己的黄袍披在柿子树上给它封了侯。此后,大峪沟这个 " 柿树封侯 " 的故事便传开了。

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大峪沟村的柿子又成了宫中贡品。

1975 年房山县村民采摘的柿子

院子里的 " 柿柿 " 如意

相对于郊区,北京城里的柿子树就少多了,但您若是留意,也总能瞧见它们的身影,大的地界儿如故宫、中山公园,小的地方如胡同里的四合院。

冬日里凛冽的寒风刮走了零散的树叶,却带不走这红彤彤的果子。

冬日里的柿子树 视觉中国供图

装点院落的同时,还讲求个吉利。" 柿 " 与 " 事 " 同音,北京人种植柿子树也是取其 " 事事如意 " 的寓意。

故宫端门前的柿子树 视觉中国供图

在不少名人的院落中都能见到柿树。梅兰芳、尚小云、徐志摩 …… 不过最为人熟知的还是老舍先生的 " 丹柿小院 "。

1949 年 12 月 9 日,老舍应周恩来总理邀请从美国回国。

1950 年,老舍拿出 500 美元稿费买了当年东城乃兹府丰盛胡同 10 号(今灯市口西街丰富胡同 19 号)的一处院落。用他的话来说," 是作家自己掏钱买私房的头一名!"

老舍买下院子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托人从西山移植了两棵柿子树,甬道两边一边一棵。

老舍先生的丹柿小院 北晚新视觉供图

这柿子树是河南产的火柿子,果实橘红可爱。也因此,老舍给宅子取名为 " 丹柿小院 ",他夫人的画室叫 " 双柿斋 "。

据老舍女儿、老舍纪念馆馆长舒济回忆:

柿子树种的时候只有拇指粗,不到 10 年,树干直径已超过海碗。春天柿花开时,招来蜜蜂数千只,全院一片嗡嗡声,重如轰炸机。秋天满树硕果,非常壮观。

2010 年,话剧《四世同堂》去台湾巡演前,导演田沁鑫携剧组特地到老舍故居举办了 " 饯行会 "。

其间,曾在该小院生活多年的舒济、舒乙,也拿出事先从树上采摘的柿子赠送剧组,田沁鑫称:" 有您家俩柿子垫底,我们这《四世同堂》一定事事如意!"

儿时最爱的冻柿子

柿子不仅寓意好,口味也佳。

刚摘下的柿子硬而涩,放在温水里浸泡一宿,或是和苹果等成熟的鲜果封口放在一起催熟去涩,制成的 " 醂(l ǎ n)柿子 " 脆而甜,还具备营养价值。

去涩的柿子又脆又甜 视觉中国供图

或是直接将柿子放在阳台晾晒一段时间,到了冬天,随着室外温度一点点降低,制成冻柿子。

立冬前后拿来放温水里一解冻,不一会儿,柿子外衣上就结了一层精薄的冰壳儿。待里面的果肉渐渐变软,拎出来蒂儿朝上装在碗里,揭开蒂盖用小勺子蒯着吃,混合着蜜汁、果肉、冰碴儿,一口下肚满满的甜哟!

冬季三九天的冻柿子最好吃,要是遇到下雪天,躲在屋里看外面天寒地冻,烤着火炉吃着冻柿子,真是 " 热的一身汗,凉的打冷颤 ",那感觉倍儿爽!

放久的柿子汁水更加充足,冰凌琼浆的,在过去就是孩子们的 " 冰激凌 ",也难怪老北京人把吃柿子叫 " 喝了蜜 "。

柿子吃到最后,还有几个脆脆的 " 小舌头 ",很多人就惦记着这口。

冻柿味甘性寒,不仅能解生火取暖的毒气,还能润喉止咳,清代学者王士雄都称它为 " 果中圣品 "。

去皮晒干的柿子制成柿饼,物美价廉,也是深受人们喜爱的一种吃食。

北京的柿饼通常是用小个儿的火柿制成 视觉中国供图

如今家家户户都有了冰箱,再加上水果四季供应齐全,冻柿子吃起来不那么费劲了。却也少了些生活气,即便走在胡同里,也很难见到人家窗台上摆放整齐的大柿子。

倘若见到,一定是感慨万分。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是那股子甘甜,更是儿时冬日里和小伙伴们一起度过的欢乐时光,以及那些割舍不掉的情分 ……

扫码关注英鸟微信公众号,英国精华资讯早知道

(0) 收藏
举报
评论 0
更多精彩
分类信息
  • 分类信息
  • 看天下
...
Hi,请登录!
反馈的类型:
举报
描述您的问题:
请输入验证码:
ONCLICKCHANGEVERIF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