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注册 | 忘记密码 | 帮助
  • 4
  • 0
看天下 / 杂谈 / 正文

20年来,这群外国人在中国改变了1000多个残障孩子的命运!

MJ
来源:精英说(ID:elitestalk)
202 2018-05-16

早春四月的南京,乍暖还寒,时不时落下几场连绵细雨,让整个城市浸透在氤氲的水汽里。

在江苏省人民医院住院部的一张病床上,10岁的波波出神地凝视着窗外。可每当有生人靠近,他就会突然兴奋起来,身子探向前,想拉住别人的手,再指着窗子的方向努力呼喊。

如果你仔细听就会发现,这个说话都含糊不清的脑瘫小孩,却一直在对别人说“妈妈来了!” 也许在他的心里,妈妈会像天使一样从窗外降临,温柔地拥抱他,爱抚他,给予他关爱。

10岁的波波躺在病床上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妈妈”早在他出生时就将他狠心遗弃,只因他患有小儿先天性脑瘫。波波在自我表达方面存在障碍,走路也很困难。如今他生活在儿童福利院,接受护工的照顾。

波波一直没等来他心心念念的妈妈,可他却等来了另一份特殊的关爱——一支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医疗队伍,即将为他开展免费的慈善手术。手术后,他的病情将得到好转,像正常孩子那样走路、奔跑和玩耍,也许亦不再遥远。

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医疗队伍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这支团队有个特别的名字——“美国中国儿童医疗基金会”(Children of China Pediatrics Foundation,简称CCPF),它由美国知名大学及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组成。在中国开展工作期间,他们没有经济报酬,也牺牲了原本的休息时间,只希望尽可能多地帮助身处困境的中国孩子,给予他们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

这样默默无言的善举,他们一做就是20年,1000多名残障儿童的命运,也就此改变。

20年的光阴可以改变很多事,孩子会长大,大人会变老,可他们,还在年复一年地坚持着。不为别的,只为孩子脸上,那一抹最纯真的笑,有了那些笑容,再苦再累,也无所畏惧。

这支美国医疗队伍在中国做手术20年,分文不取

却改变了1000多个孩子的命运!

精英说(出品) 时长:07′ 19″ 星级:5.0

把整个家卖了,都不够治病

对于来自成都的张阿姨来说,4月13号是个重要的日子。她的小孙女、年仅6岁的曦曦,再次来到了南京接受CCPF美国医生的手术。

曦曦一生下来就患有先天性脊柱侧弯,整个身体弯曲得像一根被风吹折的柳枝。每当提起曦曦小时候的场景,张阿姨总会自己模仿着孩子走路时的样子——直不起腰板,一瘸一拐。

来自四川成都的张阿姨,孙女曦曦患有脊柱侧弯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家里人在发现这个情况后自然是十分着急,可到当地医院一打听——治疗脊柱侧弯的手术费用竟然要30多万!全家人都傻了眼。

对于一个并不宽裕的普通家庭来说,拿出几十万来给孩子做手术,无疑是天方夜谭。无奈之下他们只能一拖再拖,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一个“不要钱也能治病”的基金会的存在。

动图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通过成都当地医院的介绍,张阿姨联系上了在中国开展救治工作的CCPF,经过术前筛查等一系列流程后,她马不停蹄地带着孙女前去治病。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做手术的竟不是中国专家,而是高鼻梁、蓝眼睛的美国医生。

据张阿姨的回忆,曦曦第一次见到的美国医生是个满脸络腮胡的“老外”,她害怕得直哭。可后来见面的次数多了,她就不哭了,而会乖巧地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对着他们笑。

CCPF团队的David Roye 医生看望术后的曦曦

(图片由CCPF团队提供)

“我们是上辈子修的福气,遇上了好心人。”

提到常来病床前看望孩子、给孩子免费做手术的美国医生,张阿姨不停重复着感激的话语。

虽然听不懂美国医生说的话,也很难和他们沟通,可张阿姨却本能地觉得,他们就是一群道德高尚的人,“他们真的在为孩子尽心尽力。”

动图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在另一个病房里,来自江苏淮安的包先生和包太太正小心翼翼地扶着7岁的女儿毛毛坐起来吃饭。毛毛患有一种特殊病症——先天性玻璃骨头,孩子的骨骼极其脆弱,一摔跤就会骨折。

毛毛不到一周岁的时候,有一次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身体里竟传来了“咔嚓”的一阵声响。夫妻俩带到医院去一看,才发现孩子已经骨折。

据相关资料显示,先天性玻璃骨头的发病率在1/10000至1/15000,保守估计我国约有十万余名“玻璃骨”患者。他们如瓷娃娃一般脆弱,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终生将与伤痛和畸形为伴。

这些易骨折的患儿,又被称为“瓷娃娃”、“玻璃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孩子的病情得到确诊后,夫妻俩却从来没去追问过治好这个病到底要多少钱。常年务农的他们心里清楚,这笔费用他们肯定拿不出来。

望着孩子的小脸,包先生和包太太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愧疚。包太太曾听说过,这个病可能和营养不良相关,“都是怪我们,从小到大没让她吃过什么好东西,家里条件太差了。”

来自江苏淮安的夫妻俩,女儿患有先天性玻璃骨头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然而,当一位朋友将CCPF招募小患者的消息分享给他们,他们仿佛在瞬间看到了希望。“免费”、“美国医生”等字眼占据了脑海,他们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机会绝不能错过!

如今,陪着孩子住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病房的他们看着美国医生忙前忙后,又是感激又是心酸。包先生文化程度不高,却也知道在中美贸易战期间,“两国可能是‘敌人’”,可这些从美国远道而来的医护人员在救治中国患儿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嫌隙,只有奉献与爱。

在手术过程中的美国医疗团队

(图片由CCPF团队提供)

只要毛毛的情况得到好转,就可以读书上学,拥抱病房外更广阔的世界…夫妻俩憧憬着,将全部的信任交付给美国医生。他们丝毫不吝惜用“最崇高的人”这样的字眼来评价这个团队,是他们,让这个原本绝望的家充满希望。

在去年的同一时刻,一个来自云南大山的小姑娘杨新英几乎占据了南京各大媒体的版面。和曦曦一样,她患有先天性脊柱侧弯,并于去年春天前往南京接受了CCPF团队的矫正手术。

去年手术前,小新英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祈愿手术顺利(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今年,陆续赶往江苏省人民医院、计划对小新英做后续采访的记者们却“失望”地发现,孩子没住两天就离开了,要是来晚了,都来不及和她打个照面。原来孩子今年只是来做个复查,当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后就顺利出院了。

曾经的小新英,自卑又沉默寡言,生来就带有的脊柱侧弯时常让她受到邻居和同学的指指点点。小新英的爸爸杨万宝也知道这病拖着不治会“影响娃娃的呼吸”,可家里实在拿不出钱。

来自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的杨万宝,女儿患有脊柱侧弯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接受了CCPF的慈善手术后,女儿的身板挺直了,话也变多了,不再是医院的常客了,这一切对于杨万宝来说,简直是梦境一般的存在。

面对着镜头的小新英有点羞涩,却掩不住性子里的天真活泼,她不知道给她开刀的美国医生叫什么,甚至都有点记不清医生的样子,只是觉得他们这么远过来给自己治病,“我很高兴”,将来也要好好学习,回报这份关爱。

动图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每个接受手术的患儿,都是我的孩子

2018年4月,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病房里,无论是孤儿院的波波,还是来自贫困家庭曦曦、毛毛和新英,都只是被救治的“三十分之一”。

将时间向前推进20年,在CCPF团队整个慈善之旅中,在北京、南京、成都、深圳…当被惠及的患儿数量不断累积,却有了超过1000的惊人数字,这意味着1000多个生命被改写。

CCPF创始人Gena Palumbo女士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当现任高盛集团副主席的Gena Palumbo创立基金会的时候,还是个年轻姑娘,20年岁月荏苒,额头长出了皱纹,鬓角生出了白发,可从来没变过的,是那双明亮而坚定的眼睛。

CCPF创始人Gena Palumbo女士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1996年,Gena从南京孤儿院收养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小女孩,这个孩子给她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笑与温馨。可当她和女儿在美国过着幸福生活时,却始终忘不了孤儿院的其他孩子。

那些被家人抛弃的孩子,如果身患先天性残疾,又等不到那个被救治的机会,原本不幸的人生相当于再度蒙上阴影——他们被收养的机会微乎其微,余生,也将被孤独与病痛缠绕。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中国每年有80万至120万残障儿童出生,其中有10万名会被遗弃。面对残酷的现状,Gena下定决心:她要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改变他们的命运。

1998年,这个旨在救助残障孩子的基金会就此创立,富有爱心的美国医护人员被召集,赶赴一场又一场慈善之旅。从美国到中国,从孤儿到贫困家庭儿童,他们默默将爱心传递。

参与到CCPF中的部分美国医护人员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20年以来,CCPF除了为1000多位中国孩子提供了免费的手术救治,还为中国医护人员(尤其是孤儿院护工)开展了专业培训,这种培训相当于间接帮助了患病的中国孩子,最终希望达成的目标,是让成千上万的病童受益。

动图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对于Gena来说,CCPF意味着责任和使命,孩子眼中的希望与脸上的笑意,也是让她把这件事坚持20年、并继续努力做下去的动力。

而对于奋战在一线的美国医护人员来说,CCPF给予他们的情感体验,又是那样特别。

加入CCPF七年多的神经监护技师Eward Gallo说,他亲眼看着那些做过手术的脊柱侧弯患儿越长越高,越长越壮,身体也一点点变直,有些孩子从小朋友成长为青少年,这种见证孩子们人生中重要时刻的感觉,美妙极了。

参与CCPF的神经监护技师Eward Gallo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加入CCPF四年多的术后复苏护士Carolyw Mobley说,当她安抚着接受完手术的患儿,将哭闹的他们搂进臂弯里,她感觉自己心都化了。那一刻她看不到肤色的差异,感受不到语言的障碍,“因为孩子只是孩子,我爱他们”。

参与CCPF的术后复苏护士Carolyw Mobley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而从CCPF成立以来就一直参与、如今已成为董事及医疗主任的David Roye医生则说,他永远忘不了和一个病童头抵着头的温馨瞬间。

那是一个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孤儿,他说不出话,也无法表达自己。在看到这个孩子的一刹那,David却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应该去抱抱这个孩子,让他意识到有人爱他,有人在乎他,他依然活在一个爱意丰盈的世界。

动图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这位养育过6个儿女、13个孙子孙女的医学专家,在海外享有众多的荣誉与头衔——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纽约长老会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科室主任、被知名医学研究机构卡斯特康诺利评为全美最顶尖医生……可在面对中国孩子的时候,他只是一位慈爱的老爷爷。

“我把每个做过手术的中国孩子,都当成自己的孩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David眼里闪着光,他丝毫没提自己和CCPF同僚是如何克服长途旅行和倒时差的辛苦,又是如何每天工作十几个钟头,接下那些中国医生没把握做的复杂手术…而这一切的付出,统统都没有报酬。

其实,再多的金钱,也无法衡量这种超越种族的爱,因为一颗善良的心,本来就没有国界。

David医生正在看一个患者的片子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在为孩子们奋斗的旅程中,他们从不孤单

2017年2月,在纽约举办的一场慈善晚宴里,“宫二女神”、醒醒的妈妈章子怡给CCPF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她正式宣布自己成为基金会的全球爱心大使,与CCPF携手同行。

章子怡写给CCPF的信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章子怡的决定出自一个母亲对下一代的天然关爱,也出自于对CCPF团队多年来为中国患儿无私奉献的感恩。除了她以外,这份激荡的爱心也吸引了海内外众多名流精英的参与,建筑大师贝聿铭、网球王John McEnroe、CNN著名华裔女主播宗毓华都是CCPF的名誉董事;而外联集团的董事长何梅女士,也作为中国爱心企业家的代表,出任CCPF首位中国主席。

贝聿铭的次子贝建中在纽约慈善晚宴现场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每当Gena提起这么多年来为CCPF提供支持的老朋友,言语中总是充满了感激:“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力量’在这份慈善事业中的崛起,当多方共同参与,我们就能为患儿群体做更多事情。”

在为孩子们遮风挡雨的道路上,CCPF从来就不是独自前行。善良会感染善良,爱心会吸引爱心,用参与今年慈善活动志愿者珊珊的话来说,看到这个不远万里来给中国孩子做手术的美国医疗队伍,自己也会开始反思:我能帮到一些什么?我是不是可以为这些孩子做更多?

参与今年CCPF慈善活动的志愿者珊珊

(图片截取自精英说视频)

当负责陪伴照顾孩子、协助美国团队进行翻译的志愿者们亲眼看到美国的医护人员起早贪黑,对即将进手术室的孩子呵护备至,他们心里也充满了洋洋的暖意和帮助他人的冲劲。

有个来做志愿者的南京小姑娘邢亦之,在刚刚看到那些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患儿时,心里有点恐惧,可在Gena的鼓励下,她学会了敞开心扉,承担起志愿者的责任。“我明白了,他们和我是一样的,只是他们更需要帮助”。

当患儿家属和照看孤儿的护工对志愿者表达感谢之情时,邢亦之却用生涩的英文说出了对Gena的感激:“谢谢你们来帮助中国的孩子;谢谢你们让我学会了帮助他人的真谛。”

在南京举办的CCPF20周年慈善晚宴上

小志愿者邢亦之对生涩的英文对Gena表示感激

(图片由CCPF团队提供)

日出日落,春去秋来

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每天都有不幸的事情在发生

天灾人祸、伤残病痛、骨肉分离

承受着痛楚的生命蜷缩在我们看不见的阴影

可是黑暗的背面总是阳光

绝境过后总有希望

善良和关怀作为超越种族国籍的语言

会将人性中最美好的光芒点亮

20年的风雨无阻,20年的不忘初心

生命的广度和宽度就此被拉长

在这个远道而来的团队心里

孩子纯真的脸庞和动人的笑意

构成了一切付出、牺牲与努力的勇气

这件事无关乎国界,只关乎爱意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版权归精英说所有,精英说是全球精英、留学生的聚集地。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这里有留学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ID: elitestalk)。

扫码关注英鸟微信公众号,英国精华资讯早知道

(4) 收藏
举报
评论 0
更多精彩
分类信息
  • 分类信息
  • 看天下
...
Hi,请登录!
反馈的类型:
举报
描述您的问题:
请输入验证码:
ONCLICKCHANGEVERIFY